关山扛把子蟹黄包

吃土中,求约稿

【变质的洋葱】二十四.二十五.伪兄弟.END.

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变质的洋葱】二十四.二十五.伪兄弟.END.

.

.

.

(二十四)

.

贺天略微怔了怔,他有些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在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听后,他探过了身体,将脸蹭在了红毛的面前。

“为了确认你没有撒谎。”贺天盯着面前迅速涨红的熟悉脸孔,上扬着唇角一本正经地说道,“亲我。”

“……”红毛被他这句话羞耻地嘴唇张合了两下却什么都没说出口,只得伸手一把抵在了贺天的那张凑近的面孔上“你……你要不要脸!”

贺天顺势攥住了他的手腕,手指还不老实地轻轻挠了挠手腕内侧的皮肤:“我们认识多久了,我什么样你还能不知道吗。”

红毛噤了声,直视着面前笑着的贺天。

距离第一次相见已经有了十年的时间,虽然矛盾不断,但无法反驳彼此是对方人生拼图中最重要的一块。

他懂贺天。

知道他待人友好,实则有些狂傲,脑袋精明,但面对自己依旧会做出一些不经过大脑的事。

他又并不是那么懂贺天。

不明白他对于自己究竟是从哪一刻开始萌生情愫,当初面对自己完全的否定,又为何能够选择继续等待而不是就此放弃。

毕竟,这一等待就是几年,不是几天几个月啊。

他其实同自己一样,不善于表达。

最初遇见时,还是小孩子的他就嘲讽自己“麻雀变凤凰”。

“傻子一样……”红毛嘟囔出声,夹起一块花椰菜塞进了贺天的嘴里,“坐好吧你,这周一起回去。”

原本颇为排斥的花椰菜,现在感觉味道也颇为不错了,贺天一边嚼动着嘴里的蔬菜,一边坐正了身子,“遵命。”

.

贺父和莫母对于这两个儿子的管理一直都近乎是放养状态,只要不做出什么太过出格的事,对于各种事情的选择,一般都任由他们自己处理。

但今天,他们把这几年该说的训话都集中了全数倾吐了。

“虽然爸爸认为凡事应该随心,但无论什么都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清楚,当初你的成绩一落千丈,没有考入好的高中,虽然我们没有说什么,但你心里应该有个数,你已经快十七岁了。”贺父很少对贺天讲道理,但从贺天小时候开始,他的训话都是一针见血的。

“关山也是一样。”莫母坐在一旁,温柔的声音略微严厉了一些,“你的成绩一直不好,该努力提高,大考前的两年,都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散漫了。”

贺父见两个儿子被训得不出声,方才叹了口气,语气也放软了不少:“既然是要和对方在一起,总得考虑如何提高自己的能力,过日子可不是过家家,除非你们只是想谈个几年恋爱,不打算考虑未来,那爸爸自然也不劝诫什么了。”

这话简直等于是默许两人的恋爱关系。

贺天闻言不禁喜上眉梢,他下意识地去握住红毛的手,因为紧张,用力地几乎让对方有些生疼:“爸妈你们是答应了?”

“并不支持。”贺父毫不客气地泼了盆冷水,“你们还是学生,等步入社会再过个五年,如果还是没有任何动摇的话,爸爸不仅支持,还会佩服。”

“但我们也不反对。”莫母默契地接下了丈夫的话,“你们的这份感情是从小积累的,根深蒂固,我们明白不是几句反对就能够阻止的。”

红毛皱紧了眉头,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父母居然这么会吊胃口,话总是说个半截:“你们的意思是随我们自己?”

“对。”贺父笑了笑,对着两个儿子打着哈哈,“如果分手了别和我们哭诉就是了。”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莫母轻轻拍了拍手,“好不容易一次聚齐,今晚的菜可是相当丰盛哦。”

.

贺天的房间许久没有被使用过,因为无人居住,也就如同储藏室一般没有被每天打扫,现在并不方便住,而红毛因为每周还是会归家,卧房每天都会有人通风打扫,被褥也是新晒过的。

贺天自然而然地将背包放进红毛的房间,他今晚是要赖在这里了。

红毛倒也没和平时一样跳脚,只是瞥了一眼抱怨了几句。

晚饭全数是合胃口的菜,莫母又帮忙夹了好些,两人的肚子都是相当饱胀的,但冲澡过后自然是没有心情出去逛逛的,电脑游戏什么的也早已乏味了,红毛索性想到玩玩儿时喜欢的跳棋,两人便进了堆放杂物的储藏室翻找。

说是堆放杂物的地方,但东西放的也很整齐,贺天以前收藏的各色西式娃娃都放在一个展示柜里,因为镶着玻璃,储藏室又不见光,那些娃娃倒是都有九成新,没落灰也没败色。

“说实话我从小就很奇怪你怎么会喜欢这种陶瓷洋娃娃。”红毛的视线迅速地瞥了一遍柜子上摆放的娃娃,自己当初送给他的那一只娃娃放在最中心的位置,细看的话便能够发现那只娃娃瓷白的脸上的裂痕。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贺天眨了眨眼,也瞅向了这些漂亮精致的娃娃。

他虽然长大后就没有继续购买收集这种娃娃,但现在看在眼里,却还是相当的喜欢。

尤其是红毛送给自己的那只金发碧眼的娃娃。

贺天伸手触摸在展示柜冰凉的玻璃上,冲红毛笑了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

.

(二十五).

.

.

这不提还好,一提倒是踩到了红毛的猫尾巴。

“是啊,然后某人的回礼是喷我一脸的墨水。”红毛讥讽道,不再理睬贺天,转身便去按顺序去翻找摆放在地上的纸箱。

“……其实现在想来,我还挺感谢自己那次做的蠢事。”贺天半蹲在红毛的身边,和他一起翻看着纸箱中的东西。

“你说什么?”红毛紧皱着眉头瞪向贺天,大有不得到满意的解释就活剥了他的意思。

贺天却不紧不慢地开了口,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狐狸:“因为那是让我发觉自己对你有意思的契机啊。”

这种回应还真是让红毛不知如何反驳,他只得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从小脑子就不正经。”

贺天笑嘻嘻地也不恼,放下心来看向纸箱内的物品,里面盛着的都是他和红毛小时候的物品,现在翻看起来倒是觉得相当有趣。

“这是你的电子鸡。”红毛从纸箱的角落取出一只黄色扁圆的小机器,熟门熟路地按了按按钮,这东西早就耗尽了电,灰绿色的屏幕情理之中没有反应。

“这玩意儿算是救了你一命,本来该供着的。”贺天的视线也落在那只小机器上,淡淡地笑了笑,“可惜你的那一只被那两个人渣跺碎了。”

红毛不置可否地将那只电子鸡把玩了一下,再度放入箱子中。

他们在储藏室里待了三个多小时,跳棋没找到,倒是翻出了不少小时候喜欢的玩意儿,翻找东西的目的也不再是为了跳棋,而是边看边聊,时间过得相当快,待两人看完所有的纸箱后,已经是将要睡觉的时候了。

没想到代表小时候愉快或不悦经历的物品,现在看来,都是各有各的回忆,倒是都有意思的很。

只不过百分之八十的回忆,都是彼此拼接在一起的。
.
早餐的煎蛋香味让刷着牙的贺天不禁从卫生间溜达到了厨房,他看着红毛熟练地翻动着煎蛋,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地嘟囔:“蛋黄生一点。”

“离锅子远一点!”红毛一手掌着锅铲,一手将贺天推远了一些,“别把牙膏沫子喷进来了!”

贺天又嘟囔了些什么,也不知红毛是不是没有听清,总之没有搭理他,也只得委屈地走出了厨房。

五分钟后,这只大型犬再次蹿进了厨房,在红毛的脸颊清脆地啵了一声,带着浓郁的薄荷味道。

“你别闹了!”一大清早就闹个大红脸已经成了红毛的日常,他嫌弃地将装盛着两只煎得恰到好处的溏心蛋的盘子塞在贺天的手里,“面包机里的面包自己拿一下,赶快吃完,快迟到了。”

“还有半个小时呢。”贺天拿着热呼呼的早餐坐在餐桌前,也不急着开动,他正等着红毛一起吃早餐。

红毛解开围裙的结,将围裙一把扯了下来,重重地坐在贺天的对面,用筷子夹起一只煎蛋,整个儿送进了嘴里,脸颊顿时圆鼓起来:“我明天开始不要做早饭了! 我们去吃校门前卖的煎饼什么的,少说也能多睡二十分钟!”

“那都没什么选择,过几天就会很腻的。”贺天撇了撇眉间,红毛每隔几天就灰发出这样的牢骚,看来自己的确该学学做饭,也分担一半做饭的疲累了,可是……自己出手的饭菜,那可真叫黑暗料理。

“煎饼,包子,豆腐花,饭团,选择多的是,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红毛嘟囔着,将早餐风卷残云地迅速解决,“在家里也就是面条蛋炒饭煎蛋面包,早餐还不就这样。”

“可是外边哪有毛毛你做的好吃。”

闻言红毛没有再嘀咕什么,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

这句话,红毛一直很受用,他对自己的厨艺从小就很在意,也特别喜欢被人夸赞做的东西好吃,这一个软肋倒是被贺天运用的相当熟练。

两人出门时朝阳已经铺盖了高层楼房的楼顶,从楼房相隔的缝隙中铺洒透出,鲜亮的淡黄色阳光铺洒在已经熙熙攘攘的马路上。

“夏天到了。”红毛抬眼看向了有些刺眼的阳光,和贺天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贺天默不作声地微微侧过脸看着红毛,伸手将他的手握住。

红毛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来往的学生和上班族,想要抽回手却被贺天攥得更紧了些。

“谁要看就看吧。”贺天笑了笑,那微微眯起的眸子像两弯新月,让红毛原本有些不安的情绪顿时消逆了下去。

“嗯。”

红毛应了一声,手指也不由地反握了贺天的手掌。

早晨的阳光静静地倾洒在他们俩的身上。

是暖阳。

.

.

.

END.

这篇文结束了,解释一下为什么文章名是【变质的洋葱】

因为这一篇里贺总一开始对于红毛并不是那么圆滑,而红毛就是个大写的直,两个人最初都不会让步,就像洋葱一样刺辣辣的,至于“变质”,就是指原本的兄弟情在最初就改变了。

这篇文更新的一直很慢,感谢没有被追文的妹子们嫌弃w

食用愉快

查看全文

祝贺天大佬和贺红宝宝们儿童节快乐,献上贡品

查看全文

想投稿试试。然而才画了一个开头。。。

查看全文

奶一发。冲到4亿!

查看全文

发现一张以前的图,就是这配色太丑了233333

查看全文

一寒假将近50天,画画就没啥长进。
悲哀!!!

查看全文

愈发觉得直弯天注定,不存在什么“我不是gay,我喜欢的人恰巧是同性”的情况。说出这句话最大的可能是双。
谁来反驳我,抱着这种心态,一半的同人文都看不下去了啊妈个鸡_(:_」∠)_

查看全文

就只能画成这b样了

希望不会被屏蔽

查看全文

满脑子都是神夏,所以干脆涂一张

查看全文

e神
没画完。细节懒得画了。
哎呦这对虎牙!

查看全文

老司机,稳。

阿先坛九最近中邪了吗?

请一直中下去XD

查看全文

坑了许久……

不想画蛇立哼

咸鱼……

查看全文

等我练好了上色就可以开开心心画毛毛了!

查看全文

妈的还不更新!!!!
我很生气!!!
😡
图小像素渣

查看全文

娘的还要多久才能看到贺红酱酱酿酿!!!!
哼!

查看全文

事到如今为啥还有人说我画风像阿先_(:_」∠)_我真的改不过来了吗?
而且
我有画风嘛233333

查看全文

矮小的贺天和高大的毛毛

查看全文

纹身一通乱花23333333
19 days 组合门面担当贺天

查看全文
© 关山扛把子蟹黄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