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扛把子蟹黄包

all爆 洋灵洋 卜洋 磕爆大厂line

    接漫画
    ooc!
    原本接上次漫画的都写得差不多了却被这次更新打脸!
    所以说这种同人要早泄【划掉】写才对!

    贺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亲上去,他只是想恶心恶心莫关山,却被那柔软的嘴唇俘虏,一发不可收拾。
    这红毛吻起来的感觉真是好到飞起,贺天一边贪婪地逗弄莫关山的舌头一边想。但渐渐他感觉到对方的颤抖越来越明显,掐着下吧的手传来温润的触感,贺天睁开眼,才发现莫关山在止不住的流泪。
    两人眼睛的距离只有一厘米,贺天头一次发现原来莫关山的眼睛也是漂亮的红色,那双泛着水雾的倔强的眼睛让贺天想要更加疯狂地侵犯。
    如果不是莫关山袭来的拳头,贺天是绝对不会停下的,可当他松开对方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愚蠢的事情。
    贺天抓住砸来的小粉拳,顺势把莫关山按到地上。莫关山用胳膊挡着脸不住地发抖呜咽,或许是被吓地,也或许是被气的,但依旧不甘示弱。好可爱,贺天想。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这时候莫关山越来越凶的泪水让贺天有些慌了。
    “喂。不会真的生气了吧?”贺天知道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了,毕竟舌♂吻这种事不能随便用来开玩笑,可他就是不想承认。
    “别那么认真~亲一下又不会死。”这句话脱口而出,高傲让贺天用洒脱掩饰慌乱,却没想到越掩饰越乱。
    “死变态!快给我滚开!”莫关山的大喊是那样歇斯底里,每一个字都撞击着贺天的心。变态这词经常被莫关山用来形容贺天,可同样的话,和往常小打小闹时的语气完全不同,看来这次真的触及底线了。
    贺天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甚至有些生气,如果换做别人这样做莫关山也会大叫着让对方滚开吗?为什么莫关山会这么反感自己?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是的。”红毛回头,眼神默然,“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贺天看着莫关山离开的背影,忽然感觉脚上传来冰凉的感觉,打架时那瓶水撒到了贺天的鞋上,现在才渗透到里面。不知不觉间的蔓延,总会伴随突如其来的爆发,和恍然大悟后的煎熬。
    过去的种种闪现交叠,已经这么久了吗?贺天第一次觉得自己迟钝。
    原本他只是想喝水。
    原来他只是想喝莫关山喝过的水。
    贺天飞速跑上前,一把拽住莫关山:“对不起。”为以前的欺压,为方才的强吻,为笨拙的自己。
    莫关山回过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又被气愤覆盖。
    “滚。”不留情面,意料之中却让贺天心寒。
    “不许……不要讨厌我。”命令改口成请求,一个卑微至极的请求。换做以前,连贺天自己也不会相信这是会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可这次看到莫关山真急了,贺天也真急了。
    莫关山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警惕又惊讶地打量着贺天。“……”莫关山半晌都没憋出一句话。
    “请你不要讨厌我。”见莫关山什么也没说,贺天再次重复,眼神中的哀求和期盼越来越明显。
    “知……知道了……搞什么鬼……”
莫关山红着耳朵装作不情愿。
    贺天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般地笑了,但他知道,距离第二次接♂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gay嘿♂
为这帮基佬操♂碎了心
   

评论(6)
热度(69)
2016-09-07